五月 2017

雅昌艺术网就艺术家西游记个展对娄申义进行了专访 娄申义的画儿看起来随兴极了,似乎故意不想画好,但他亦不是故意画得这样“坏”! 为了给一个外国人形容自己的画,娄申义想到一个词“FUCKINGGOOD”——“那个感觉就像比好还要好,把好灭掉,或者压根儿不把好当回… 雅昌专访娄申义:比好还要好,把好灭掉,压根儿不把好当回事 雅昌艺术网:你现在的这种心态跟以前应该不一样吧? 娄申义:有一段时间我也挺讲究,我穿得比较得体,比较像样,对自己有一些要求,其实就是精英感,开始有非常强烈的精英感,哪怕是画的坏画,慢慢觉得没有必要,有一些时候还有一点挺反精英的,精英感让人觉得很紧张,标准特别明确,等级性特别强,优劣区分,必须这样走。但是屌丝的感觉也好,侧面绕过的感觉也好,我不否定己有的一些标准,我跟着,但是我不使劲,我就做我该做的事。 雅昌艺术网:你刚刚说“不使劲”这一点,虽然不在外界标准上使劲,但我想你内心还是有某种你觉得很重要的东西,需要你去集中和专注吧? 娄申义:我觉得画画就是一个视觉思维,完全是靠色彩、颜色的魅力。我拿女孩做比方,两个女孩长得差不多,一个你觉得特别有魅力,另外一个觉得没有魅力,但你说不出理由。画画就是这样,你要分析它没法分析,但是又觉得有一个特有的魅力打动你,很舒服,觉得有一种荷尔蒙或者是激动,或者是内心的感知在里面,这个很重要。 《别》 布面丙烯马克笔 150x200cm 2014 雅昌艺术网:除了创作之外,你还是国美的老师?艺术家和老师两种身份你平衡得怎么样? 娄申义:对,我是业余艺术家。有个笑话,小和尚说我念经的时候想抽烟行不行,老和尚很生气说当然不行。小和尚说我抽烟的时候想念经行不行?可以,那很好。所以他们后面的一个结论是有很多犯罪分子还坚持在为国家做贡献。(笑)我和我老婆都有工作,都是学校老师,生活特别稳定,没有什么特别的压力,工资很少,但是医保、福利都有。当然有一段时间会很痛苦,会让你转换思维,到学校以后要变成一个老师,然后你就是艺术家,因为艺术家的标准和老师的标准不一样,如果按照艺术家的标准,学生一个都不来,我也觉得挺好,没有问题,无所谓,但是作为一个老师又不行,后来时间长了我也就不转换了。其实后来我就发现跟学生讲什么道理都没用,大家一块吃吃饭,KK歌,很多感触他们倒留下来了,而你上课讲一大堆他们根本不听你的。 雅昌艺术网:你的前言里有一段文字,写的是“不管画面美不美,只注意和它相处舒不舒心,从来不考虑效果,只是问画面它咱们下一块没有异议的颜色是什么?”,这是你的创作状态? 娄申义:我画一张画,把这几个颜色放在一起,我会和画面商量,把它当成一个活的对象,它跟我一样对等,它也是有生命的,我首先会挑出一块颜色,画面觉得就是这个颜色,我也觉得是这个颜色,我就画这两块颜色,画完这两块,再跟它商量这个颜色有没有什么异议,没有意见我再继续画,就像做题一样,一直选。每张画有生命,你得跟它商量,所以这样我也不累,它承担一半责任,画坏了它也负一半责任,有一些时候碰到它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就特迷茫,有一些时候它知道我不知道,我就听它的,有的时候我知道它不知道,就听我的。有一些时候也会冒险,它也不知道该怎么样,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样,我们就赌一把,很多精彩的地方是赌出来的,你的领域就扩大了,下一张碰到这个问题就不需要赌了,但是你永远会碰到需要赌的时候。 《超级剩蛋卡》 纸本水彩马克笔 100x150cm 2014 雅昌艺术网:听起来很有趣,按你说的这种方式,画画快不快,顺利吗? 娄申义:快起来很快,慢起来很慢,但是一般比较快,因为它帮我画一半,我只画半张。每天我想休息差不多了,吃饱了,喝足了,一杯水满出来开始溢出来了,跟泉水一样,我把溢出来的东西放在画面上,我从来不会把水杯喝干,因为我生活比较安逸,每天很规律地生活,没事就闲坐,听听音乐、喝喝茶、散步,满了会溢出来,赶紧接着就行。我觉得很开心,画画很开心,生活也很开心,除了特别的情况,我来北京就觉得比较累,昨天又跑了四个地方差点儿昏倒。 《单挑》 纸本水彩马克笔 100x150cm 2014

妙有艺术空间正在展出妮缪Nimuë最新个展“色色 IRO IRO”。 在这期间,艺术家王光乐和妮缪就这次展览和妮缪的艺术观,展开了一系列的问答。 从左至右分别是画廊主习却、艺术家妮缪、艺术家王光乐 以下:王光乐-W,妮缪-N W: 你先描叙一下上个个展是什么样的? N: 上次个展在纽约,名字叫“折射的存在”。是油画和雕塑。作品以彩虹为题材,关注“欲望”这个主题。受歌德的名言启示:颜色是光的受难与享乐。我觉得人是光,欲望就是人在社会中折射出的各种颜色。 部分展出作品 搔首弄姿/动画视频/尺寸可变/2014 潮起潮落/动画视频/尺寸可变/2015 隐士/动画视频/尺寸可变/2015 W: 你这次个展的名字叫“色色”,和上一个展览的联系是什么呢? N: 这两个展览都包含了颜色这一概念。“色色”出自成语“色色俱全”, 是“各式各样”的意思 。 而上一个展览的主题是“欲望”,这一次的主题是“人性”。正像这次展览的题目一样,现在的作品是以前作品的延续,但是更加自由,描述的方面也更加多元化。 开幕现场 W: 我们认识有十几年了,但你后来一直在外边上学,直到前年我才看到你的绘画,第一眼很吸引我,画面上有很感性的绘画的天赋。这一次展览你展出的是你新近的GIF动画,这一系的作品因为便于网络传播,我看得是最多的,再加上你提到的雕塑,我要是把这三个系列的作品比作小麦、啤酒、面包你是作何感想? N: 是的, 小麦是原料,啤酒和面包是产品。 人不能直接吃小麦。人们得吃面包,喝啤酒。做出好的面包需要好的面粉,好的牛奶,好的鸡蛋和其它原料。所以GIF动画是我呈现给观众的最终作品,因为我不是农民,我是手艺人。 如果这是您比喻的意思,我非常同意。 展览现场 W: 和我想的一致,所以在我看来你的动画最完美,雕塑也很完整 。 是否你只是想表达“性”这个主题,媒介对你来说无所谓? N:“性” 只是题材,“人性”才是主题。然后对我来说,第一重要的是主题。 因为主题才是我要表达的核心,媒介只是如何去呈现的方法。 展览现场 W: 我在你这次个展的开幕上听到“好色情啊”之类的对话,再加上展览后在微信平台的主流媒体报导转载被举报删除的现象,对这个你有什么样的心理准备呢?或者性的禁忌就是你在触碰的界限? N: 第一,我有过这样的担心, 因为我作品的题材包含了成人信息 。事情真正发生的时候还是挺让人错愕的,因为我作品的图像是人体而不是裸体。最终官方媒体将报道删除,并将作品定义成色情内容确实让人很失望。 第二,我不是要挑战“性的禁忌”。“性”只是题材,是我揭示社会现象的切入点。真相本身往往容易被忽视,而揭示真相的人却被当作了兴师问罪的对象, 这正是咱中国的国情。 展览现场 W: 这些年你一直在国外求学,和你一起央美毕业的同学早就是职业艺术家了,而我接触到的很多求学年轻艺术家中则大多放弃了绘画,但你好像还是痴迷于此,我觉得如果你仅仅是画画应该早就自足了,完全不必继续留学,这是为什么,是否有自己的生存理解或和你操作多种媒介有关系? N: 首先当一个艺术家是一生的职业,并没有早晚的说法。我觉得我的艺术生涯不是在毕业以后才开始的,而是从一出生就开始了。而出国留学的原因,是为了拓展世界观和艺术观,从而扩大自我认知。另外,在国外生活能够从外部客观的观察中国,而不仅仅是从内部去理解。 以下为展览开幕式的部分照片:     *这是展期最后一周的公告,妮缪的个展“色色 IRO IRO”将于7月9号结束。 妙有艺术MOUart www.mouart.com 北京巿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 创意广场B区 Zone B, 798 Originality Square, No.2, Jiuxianqiao Road,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