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专访 | 雅昌艺术网对话娄申义

雅昌艺术网就艺术家西游记个展对娄申义进行了专访

娄申义的画儿看起来随兴极了,似乎故意不想画好,但他亦不是故意画得这样“坏”! 为了给一个外国人形容自己的画,娄申义想到一个词“FUCKINGGOOD”——“那个感觉就像比好还要好,把好灭掉,或者压根儿不把好当回…

雅昌专访娄申义:比好还要好,把好灭掉,压根儿不把好当回事

雅昌艺术网:你现在的这种心态跟以前应该不一样吧?
娄申义:有一段时间我也挺讲究,我穿得比较得体,比较像样,对自己有一些要求,其实就是精英感,开始有非常强烈的精英感,哪怕是画的坏画,慢慢觉得没有必要,有一些时候还有一点挺反精英的,精英感让人觉得很紧张,标准特别明确,等级性特别强,优劣区分,必须这样走。但是屌丝的感觉也好,侧面绕过的感觉也好,我不否定己有的一些标准,我跟着,但是我不使劲,我就做我该做的事。
雅昌艺术网:你刚刚说“不使劲”这一点,虽然不在外界标准上使劲,但我想你内心还是有某种你觉得很重要的东西,需要你去集中和专注吧?
娄申义:我觉得画画就是一个视觉思维,完全是靠色彩、颜色的魅力。我拿女孩做比方,两个女孩长得差不多,一个你觉得特别有魅力,另外一个觉得没有魅力,但你说不出理由。画画就是这样,你要分析它没法分析,但是又觉得有一个特有的魅力打动你,很舒服,觉得有一种荷尔蒙或者是激动,或者是内心的感知在里面,这个很重要。


《别》 布面丙烯马克笔 150x200cm 2014
雅昌艺术网:除了创作之外,你还是国美的老师?艺术家和老师两种身份你平衡得怎么样?
娄申义:对,我是业余艺术家。有个笑话,小和尚说我念经的时候想抽烟行不行,老和尚很生气说当然不行。小和尚说我抽烟的时候想念经行不行?可以,那很好。所以他们后面的一个结论是有很多犯罪分子还坚持在为国家做贡献。(笑)我和我老婆都有工作,都是学校老师,生活特别稳定,没有什么特别的压力,工资很少,但是医保、福利都有。当然有一段时间会很痛苦,会让你转换思维,到学校以后要变成一个老师,然后你就是艺术家,因为艺术家的标准和老师的标准不一样,如果按照艺术家的标准,学生一个都不来,我也觉得挺好,没有问题,无所谓,但是作为一个老师又不行,后来时间长了我也就不转换了。其实后来我就发现跟学生讲什么道理都没用,大家一块吃吃饭,KK歌,很多感触他们倒留下来了,而你上课讲一大堆他们根本不听你的。
雅昌艺术网:你的前言里有一段文字,写的是“不管画面美不美,只注意和它相处舒不舒心,从来不考虑效果,只是问画面它咱们下一块没有异议的颜色是什么?”,这是你的创作状态?
娄申义:我画一张画,把这几个颜色放在一起,我会和画面商量,把它当成一个活的对象,它跟我一样对等,它也是有生命的,我首先会挑出一块颜色,画面觉得就是这个颜色,我也觉得是这个颜色,我就画这两块颜色,画完这两块,再跟它商量这个颜色有没有什么异议,没有意见我再继续画,就像做题一样,一直选。每张画有生命,你得跟它商量,所以这样我也不累,它承担一半责任,画坏了它也负一半责任,有一些时候碰到它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就特迷茫,有一些时候它知道我不知道,我就听它的,有的时候我知道它不知道,就听我的。有一些时候也会冒险,它也不知道该怎么样,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样,我们就赌一把,很多精彩的地方是赌出来的,你的领域就扩大了,下一张碰到这个问题就不需要赌了,但是你永远会碰到需要赌的时候。


《超级剩蛋卡》 纸本水彩马克笔 100x150cm 2014
雅昌艺术网:听起来很有趣,按你说的这种方式,画画快不快,顺利吗?
娄申义:快起来很快,慢起来很慢,但是一般比较快,因为它帮我画一半,我只画半张。每天我想休息差不多了,吃饱了,喝足了,一杯水满出来开始溢出来了,跟泉水一样,我把溢出来的东西放在画面上,我从来不会把水杯喝干,因为我生活比较安逸,每天很规律地生活,没事就闲坐,听听音乐、喝喝茶、散步,满了会溢出来,赶紧接着就行。我觉得很开心,画画很开心,生活也很开心,除了特别的情况,我来北京就觉得比较累,昨天又跑了四个地方差点儿昏倒。


《单挑》 纸本水彩马克笔 100x150cm 2014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