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体 body

身体

展览时间: 2017.03.19-04.19

开幕时间: 2017.03.19 15:00

展览地点: 妙有艺术 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创意广场B区


行动、表达、合成、移植、信息……被替代。在今天讨论“身体”是一件微妙的事。普罗泰戈拉“人是万物的尺度”(“Man is the measure of all things”)一言在今天忽而从古典世界的诗意中脱离出来,可以被以另一种怪诞的视角来理解。人是技术情境的尺度。这些技术情境包括了自动化、机器运算和已经让人腻烦的“人工智能”抑或“大数据”:对手指的反应速度界定了电子设备的质感,界面和“体感”正在越发互相渗透,神经“功能”本身也成为AI进化程度的标准。谷歌的“策展人书桌”项目开启了传统策展人穷极一生也无法实现的任务:寻找600万张图片的关联。作为尺度的人见证了技术从模仿、平等到取代的过程。

这并不是挽歌,而是诡异的真实。而真实的另一面是,“脸”在数字世界里拥有了更好用的通行证,身体数据补充了传统密码学的短板,我们依然在探讨物理能量如何能传递到社交媒体的扁平化表面,屏幕如何许诺(或不能许诺)一个新的诠释学的时代。当Felix Baumgartner身着宇航服的身体从128097英尺的“太空边缘”自由降落,关于这个摩擦着大气层坠落中的身体的直播无时差地环绕了整个地球,甚至某种意义上重唤起了以身体丈量世界,以星辰大海为征途的原始欲望。

这也是这个展览的出发点。一方面似乎陷入虚无、可拆解和无限细分的境地,一方面又似乎仍在被崇拜和纪念的,矛盾的“身体”,和它可能的未来。

aaajiao和周易的作品站在了身体的可疑和实感之阴阳两面,在作品《空间》(aaajiao)中,空白的浏览器页面上,两根幽灵般的滚动条在静默而重复地滑动,隐秘的焦躁感随之而来:你并不知道它是来自一个不可见的他者,还是机器自身。本该操作滚动条的手被置空在了尴尬的境地,“身体”的存在意义本身也顺理成章的被画上问号。周易的《身体记忆》则单刀直入的重塑了身体的实感,你的牙齿、手指和各种意想不到的肢体部分组成被“妙手回春”的周大夫充满仪式感地做成配件,佩戴在你自己的身上,时刻提醒你它的存在。

Giada Ghiringhelli和Gina Czarnecki 同样呈现了这种生成和消隐的对立,《Nascent》和《Newly Risen Decay》两件作品视觉上微妙地呼应彼此,但却如它们的名称,指向相反的两极:Nascent代表了新生状态,屏幕上的肢体呈现的手势和形态从孤立、静态逐步交织、缠绕甚至形成湍流——一个不断形成语言的过程。而在Newly Risen Decay中的身体是自我抵消、衰退和腐化的。正如艺术家本人所言:”我不是形式、不是肉体、不是任何存在。”

身体与技术的婚姻也产生不可控的预言,在吴珏辉的《染色体》中是图像回应着幕布下的肢体运动中并不断创生,在《Pathfinder》中则是鲜活的身体被降解成看似有着科学的精密之美,但又少了些情感色彩的点、线、方和圆的过程。在《Corpus Nil》中,算法工具在作品图景中逐步自行解析出离奇、怪诞的图像,《Radical Signs of Life》甚至进入自组织的状态,白色线条不断爬满半透明的屏幕,直到将场地中作为这些线条原始数据来源的肉体完全掩盖。

在技术联姻者的对面,Heather Hansen的《Emptied Gestures》、谢欣的《一撇一捺》、汤婷婷的《线索》和颜涵懿的《晃》则回归到肢体语言的现场。在这些作品中,身体没有经历被解构、动态捕捉抑或信息化的过程,反而聚集于触感、身体的温度和肢体动态的表达。在剧场愈发拥抱科技、“沉浸式”体验被无限溢美的时候,这些作品却开始反观一种冷静的观看与表演关系。

在不少的技术预言中,我们终将有一天会抛弃“身体”。或者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不论我们是否主观作出选择,“身体”会自主地开启一条进化或退化之路。《身体》中参展作品,或许是留下这条演化之路上的一个切片。

Category:
D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