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秘之物

隐秘之物

展览时间:2017.9.2-10.19
开幕时间:2017.9.2   3pm
艺术家:孙一钿  田琦 曾扬
展览地点: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创意广场b区妙有艺术

在眼见的事实背后有一种隐秘的规律,它不时地躲在背后偷窥你提示你捉弄你,我总是在不断的回头,想在某个角落或是某个一望无垠的空旷之地抓住它,但往往是徒劳无功。而绘画是个很好的途径,能够描述这个不能描述之物,到达这个不能到达之地。它在我们的视觉经验之内,又在我们的逻辑思维之外。是一片混沌,但是又有非常具体的形状。我所有的作品都在试图找到那个秘密的联系。
—孙一钿

在此次“隐秘之物”的展览中,我将展出三件作品。分别是组画 Mala (念珠), 组画 Karma(业力) 以及现场行为艺术 Kusalassa Upasampada (众善奉行)。
Mala 组画由两部分构成,画面探讨了人类存在于时空中的复杂性和 单纯性的并存关系。不同文化下的观念传承致使人类拥有了不同的时空观。 在我以往的日常生活中,习惯了用钟表,日历所暗示的时间尺度来描述事情,习惯了以眼见之物为真实。而佛教中则暗示了事物之中更深层和本质 的联系。“弹指”和“一瞬”都是佛家常用的时间量词,这个词出自于印 度的梵语。《僧祗律》上解释说:“二十念为一瞬,二十瞬名一弹指,二 十弹指名一罗预,二十罗预名一须臾,一日一夜有三十须臾。”佛教对于
时间概念的极端细化也暗示出了在最小时间单位内发生事情的不可描述。Mala 试图用不同的图像符号(具象的宇航员,抽象的几何形,实 体的手等)建立一种与自己的生活(当下)以及宇宙所发生的过去时和未来时的关系,并尝试将未来、现在、过去所发生种种事物通过一念的思考合一的可能,打破固有的二元对立的思考模式。
Karma 组画则更多的暗示了一些对于多元空间内佛教的轮回观念的思考和呈现。由一根有形之线贯穿了植物、动物、人类、星系、宇宙的不同空间发生的同质事件,而另一根无行之线则是观念对于时空无止尽的穿梭, 实现坐地日行八万里的遨游。
行为艺术 Kusalassa Upasampada 是上一阶段行为艺术的延续,在 I never promised you a rose garden 中,我探讨了日常生活之物与情感的纽带关系问题,通过一种真空的过程,使得现实本身看起来更加纯粹。
Kusalassa Upasampada 则贯穿了我的行为艺术原则,即不对自己的行为预设剧本甚至演练,只规定自己使用的道具和发生时间、地点,在未知的不安和对于可能发生的一切意外的期待中自然而然的将其实现。
—田琦

曾扬:一元——阿弥陀
全宇宙只要有一个人真正相信某件事物的存在,那么此事物就会因这意念而存在。这意念构建了一个新的意识边界以及边界内的独特王国。
好像探险家在原始森林辟出一条通向未知之城的小路。千百年后,小路被后人踏为宽阔大路,未知之城也被人熟知。
单独个体的一个意念最后演变为社会群体性公知,这印证了“念念成形,形皆有识”。
这也就是“极乐世界”宗教层面成立的必然性。
经云:有世界名为极乐,其国众生,无有众苦,但受诸乐,其国七宝所成,国中天人寿命无量……
佛教徒初期都是被这些超越认知常识的描述所吸引而进入佛门。这种描述所构建出的逻辑与故事减轻了人对现世痛苦的感受程度。
极乐无为涅槃界,“极乐”是一,是一元,没有二元,没有对立,没有善恶,没有苦乐,没有阴阳,没有轮回,没有修行。
“极乐”是一切,如同从极远的外太空看尘埃一般的地球,当一切生死,轮回,荣辱,兴衰,感受,都包含在这一颗尘埃之中,你或许真尝不出什么味道来。
“极乐”是“有门”,抱着一个“乐”进来,走着走着发现,这个“乐”是空的。
法门是法的门径,入门之前离门渐近,门越加清晰。入门之后离门渐远,门渐渐模糊。脚步时刻不停,要步入殿堂深处。
佛法是一个复杂的大系统,修行,从某种角度来看就是要把这个复杂系统提纯,提炼到最后只剩下“一”。
如佛法中有“方便说”与“真实说”。“方便说”在初始阶段是良好的引导,后期演化为灵性的束缚与瓶颈。修行就是不断抛弃“方便”,导归“真实”。
“一”是什么,“一”是“南无阿弥陀佛”。

 

Category:
Date: